1. 可乐生活 > 生活百科

新上门女婿片尾曲 新上门女婿片尾曲试听

关于新上门女婿片尾曲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新上门女婿片尾曲试听的观点,这里爱上可乐生活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新上门女婿片尾曲答案。

老高年轻时是一个很好说的人,不但姓高而且个子长得高高的,有点瘦,他的左腿由于风湿病,走起路来一软一软的,身体不但略微向后倾斜也左右摇摆,爱开玩笑的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拐子老高’。

他还是个半拉子医生,可能是跟他爹学医时没学好,知道的不少但就是不精,和人聊起天来夸夸其谈。

没人找他看病,他把学到的知识用到了动物身上,比如谁家的狗啊猫啊羊啊生病了就去问他,有时还能给治好。所以,他的人缘很好。

老高这人没有大本事,除了给动物看个病,种种地还养了十几只羊。没什么事的时候,赶上一群羊去村外放羊。领头的那只羊,个子大,浓密的羊毛卷卷着,长着两只粗大而弯弯的羊角,不时地叫上两声,它走到哪,其它的羊就跟到哪。看它那大大的肚子应该是又怀上了。

老高跟着羊群,手里拿着鞭子,嘴里哼着黄梅戏,时不时大喊着头羊,头羊好像知道他的意思,顺从地走着。他高兴时把鞭子甩得‘啪-啪’响。他是一个从不见发愁的人。

他老家坐南朝北,正屋只有三间土坯房,还有两间西屋,狭长的院落,家门口是一个小门洞,两扇小木门上各有一个圆圆的铁环,看起来并不起眼。

他的媳妇也是大高个,梳着两条又黑又粗的辫子,都长到屁股下边了,走起路来两条辫子在屁股后面左右晃动,说话嘎嘎的,像老鸹在叫,一看就是个力量人。

那时,两口子真能生,生了三个儿子,可能是想生女儿,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想要啥越不来啥,当时也不能做B超,都是老旧思想在作怪。

大儿子现在自学成才,学的主要是针灸,找他看病的人不少,但是现在还是独身一人,原因是他脸上有一块胎记,很是显眼,让人看了不舒服。另外他好像遗传了他父亲的特点,也是左腿的毛病。因此到现在还是单身狗。

不过他这几年挺努力的,居然把老家翻盖成二层楼了。

二儿子也已成家,和父母都住在村外的新房子里。唯独三儿子给嫁了出去,成了上门女婿。因为老高已经无力量再给三儿子成家了。

按照这里的风俗,男婚女嫁,如果男的嫁到女家,名声不好,而且作为男人好像有点低人一等的感觉。一般凡是有点能力往家娶媳妇的人家绝不会把男孩子嫁到女家。这是一般人家的大忌。

当时,三儿子嫁到了邻村的一个独生女儿家庭。三儿子正名叫高志军,长得高高的,瘦瘦的,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人很是实在。媒人给介绍对象时女方看上了志军,但女方家长不同意,自古讲究门当户对,可是当时的情况是极不门当户对,老高这边太差劲了,让女方家长太没面子了,有失身份。然而,女儿愿意,家长拗不过她,勉强同意了。于是,志军就这样委屈地嫁了过来。

刚嫁过来时,志军看到人家的家不说富丽堂皇吧也差不多。大大的院落,高高的围墙,围墙顶上盖着能反光的瓷瓦,而且墙的里外都贴了瓷砖。门口是一副古铜色的大铁门,每扇门上有个虎头,虎头嘴衔着一个粗大的铁环,看起来威武大气。大门上方是几个醒目的大字‘紫气东来’。

院子里带花纹的水泥方砖铺地,西边是车库厂房厕所。东边种着一棵柿子树和一棵杏树。

正房门前有两根粗大的柱子,瓷砖抱着,锃明瓦亮,顶上盖着朱红色的瓦片,正房前面的门窗都是高级的铝合金门窗,宽大明亮。墙面都贴了雪白的瓷砖,房顶盖着红色的大瓦。二层阳台围着不锈钢栏杆。

进入客厅,正对门口的墙前摆放着投影设备,两边是牛皮沙发,各有一个茶几。屋里的墙面都贴了壁纸,客厅中央顶上吊着一盏华丽的吊灯,地面铺着地毯……。没法看下去了,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志军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

自从志军嫁过来后,老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他知道是自己家里太穷了,兄弟又多,父母又没有本事,自己也是无奈之举。要想在这家里不被人小看,只有靠自己努力,他必须挣自己的钱,不能问她家里要钱。于是,他不断地找工作,不断地联系同学,朋友,终于有一天找到了一个工作。那是在一个机械厂,加工配件的活,三班倒,管吃管住基本工资一个月三千。

他媳妇杨桂花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喜欢打扮,化妆品都是几百元的。在家里被父母宠的要星星不给月亮,简直像公主一样。不过她对志军确实恩爱有加,两人前一阵子那真是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父母也没有计较什么,但时间一长,就不给他好脸子啦。有几次催他赶紧找活干,不能老在家里吃闲饭。

志军回到家对媳妇说:“我找到活儿了!”显得有点激动。“什么活啊!”她有点不相信得问道。“在市郊的一个机械加工厂加工配件。”她显得犹豫不决,心里又想让他干又不想让他干,本来结婚还没有一个月,两人在一起如胶似漆的日子还没有待够,如果不让干又怕父母看不起他,本来父母就不同意这门亲事,于是她不情愿的说:“你认为能干你就干吧!”晚上吃饭时,桂花和她妈妈说:“妈!志军找到工作了!”“啊!有了工作就好好干吧,光吃闲饭可不行!”脸上显出不屑的神色,用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使劲嚼着。桂花爸一句话也没说。

桂花家的地都卖了,她爸有一辆大车,和别人还合买了一辆,当时跑大车的人家都挺好过。他隔三四天回来一次,现在正好在家。

吃完饭,她妈说:“志军啊!你把锅碗刷刷吧!”说完上楼去了。

“好吧!”志军看了一眼媳妇,立马刷起碗来。媳妇满脸不悦,她在家可一次也没刷过。

回到屋里,媳妇安慰说:“你别和妈一般见识,她就这样。”“没事,应该的,我不干谁干,父母年纪大了,我应该分担一点,你是金枝玉叶,也不能让你刷碗啊!”志军挑逗的坏笑着望着桂花。桂花趁他不注意在志军的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讨厌,人家是关心你!”志军顺势抱起她放在柔软的床上亲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志军早早就起床了,自己到厨房做了点饭吃,收拾好后已经六点半了,到屋里对桂花说:“亲爱的,我上班去啊!”“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桂花充满爱意地说道,脸上写满了幸福和甜蜜。

工厂就在市郊,并不太远,他骑上电摩不过三十分钟就到了。有了工作他心里踏实了许多,干得也起劲,经常受到老板的夸奖。

这天下班了,他骑着电摩兴奋地往家走,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让她父母不小看自己,只有努力挣钱,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桂花妈正在门口和一个邻居说话,看见他回来,冲他喊到:“志军啊!垃圾车满了,去把垃圾倒了吧。”回头又和邻居聊了起来。他心里早想好了,不管干嘛,都无怨无悔,只为了能好好过日子。他想都没想,随口就说:“好吧,妈!”放下电摩就推着垃圾车倒垃圾去了。邻居笑着对桂花妈说:“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女婿你可真有福啊!比亲儿子还听话。”她听了这话不但没表现出高兴还说:“唉!凑合吧!也没什么本事。唉呀!该做饭了,光顾着和你说话了。”说完转身回家做饭去了。

志军倒垃圾回来,放下小车回到他们的小屋,看见屋里收拾得又干净又整齐,过喜事时的一切装点都还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一切是那么的温馨和浪漫,此时心中产生一种温暖的家的感觉。

“桂花!老杨!吃饭啦!”桂花妈扯着嗓子大喊着,显得中气十足,似乎想要让全世界人都听见似的。

“知~道~啦!”桂花一字一字地回答道,她正在看手机,听到妈喊声,俩人赶紧向餐厅走去。不然老太婆又该咆哮了。

老妈的厨艺不错,今天炒了两个菜,一个红烧肉,一个青椒土豆丝,老妈爱吃肉,几乎顿顿有肉,所以长得有点胖,桂花劝她妈:“妈,年纪大了以后少吃肉吧,看你胖的,该减肥了。”老妈不屑一顾地大口嚼着肉,很是享受的样子。边吃边对志军说:“志军啊!你往后也得学炒菜做饭干家务,桂花在家我可没让她受过一点委屈,厨房就没让她进过,我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你可不能让她受气啊!否则我可饶不了你!”志军默默吃着饭,听着老妈的训斥,说:“我会努力的,炒菜你教我,那里做得不对你就说。”桂花爸轻轻地点了点头,老妈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桂花不满地说:“妈!志军已经很不错了,家里的活以后我也学着干。”她妈白了她一眼,说:“吆~,这才几天啊!就这么护着啦!真没出息。”桂花听了这话脸一红,“妈!”边喊边搂着妈撒起娇来。很快吃完饭,志军照常刷起锅碗来,桂花想帮忙,志军不让,只剩下他干活,别人都回屋了。

把一切收拾完了回到屋里,桂花正坐在床上看抖音,见他进来亲昵地说:“志军,你别介意,我会帮你的。”志军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活儿你就不必啦!赶紧给我生个小宝宝吧!”桂花一听,把他按在床上,拧着他的耳朵:“你再说,再说我就把你的耳朵给拧下来。”志军赶紧举起双手哀求道:“亲爱的~亲爱的,快放手,耳朵掉啦!”做出投降的样子。桂花见状松开手哈哈大笑起来。

甜蜜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一个月过去了。到了发工资的日子。早上,志军早早起来,自己做了点饭,吃过饭又赶着上班去了。

走在路上,他心里好像没有委屈,反而充满了欢乐,嘴里还哼着《甜蜜的事业》插曲,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在自由飞翔。

桂花爸吃过早饭,收拾好应带的东西又出车了。桂花一反常态竟然帮妈做起家务来。桂花妈吃惊了,小公主一样的女儿今天是怎么了,爱情的力量这么大吗?

一天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半截墙上,熠熠闪光。天空的云彩被太阳照的红红的,燕子低飞,鸟儿在树上欢叫,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嘀~嘀~,”志军下班了,桂花听见响声,跑了出来。志军不在家时,她晚上一个人睡不着,就跟她妈一起睡,志军在家时,她就像欢快的小燕子,让他抱着睡,她仍然沉沁在爱的港湾里。

志军拉着她进了屋里,搂着她高兴地说:“亲爱的,我今天发工资了!”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交给桂花。她高兴地数了起来,“不对呀!不是三千吗?怎么多了五百?”志军笑着说:“老板奖励的。”她把钱打算给志军,志军笑着说:“你拿着吧,你以后就是我的管家婆啦!不用再向妈要啦。”桂花抽出二百递给志军:“这是你的零花钱,我以后也省着花。”志军看着桂花心里一阵阵温暖。

志军问:“妈呢?”“在厨房做饭!”志军赶忙到厨房帮忙,他到厨房时,桂花妈已经炒了一盘酸辣土豆丝,又教他学炒了第一道菜青椒炒肉。

志军也能炒菜,但是,他做的菜他自己吃还行,别人是不会吃的,因为在他家那时,做饭炒菜除了酱油、醋、香油、盐以外没有别的调料了,怎么能好吃呢?现在不同了,各种调料齐全,桂花妈又认真的教,再加上他聪明好学那是一学就会,桂花妈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

吃饭时,桂花坐在妈妈身边,高兴地说:“妈,志军发工资了,他把钱给我了。”“是吗?”她好像有点意外,没想到志军这么大度,“志军,多吃点。”她用一种欣赏的神情看着志军,桂花用筷子给志军夹了好几块肉,弄得志军有点不好意思了。

吃完饭,桂花妈犹豫了一下,说道:“桂花!我今天早上起床时感觉有点头晕,我想可能是没有睡好,过了会儿没事了。也没和你说。”“妈!你去休息吧!今晚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志军安慰说。桂花却说:“ 妈,你最近测过血压吗?是不是血压有点高啊?”桂花妈站起身来说:“一直没事也就没测过,明天再说吧!我先回屋了。”桂花看着她妈心里若有所思。志军赶紧拾掇起来。

回到屋里,桂花对志军说:“肯定是血压高,你看妈又胖又好吃肉,我说让她少吃肉就是不听,还说‘吃肉是我的最爱’...。”桂花边说边模仿她妈的样子逗得志军哈哈大笑。

桂花铺好被子脱鞋上床钻进被子里,志军洗澡去了,否则桂花不让他上床。桂花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多会儿,志军回来了,躺进被子里,桂花凑过来求抱抱,要不睡不着。志军双臂搂着桂花,手不老实地抚摸着桂花的后背,白皙柔嫩的皮肤让他爱不释手。就这样,一边抚摸着,一边闻着桂花头发的芳香,俩人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夜,静悄悄的,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小虫子发出微弱的声音。空气也逐渐凉爽了起来。墙上的石英钟在不紧不慢地走着,发出轻微的‘咔咔’声。

天刚蒙蒙亮,志军就醒了,他轻轻地抽出被桂花压得发麻的胳膊。看着桂花白嫩俊俏的脸,两只睡眠中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妩媚动人,心里的爱意油然而生,在她的红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桂花!桂花!…”志军突然听到桂花妈喊桂花。他赶忙把桂花叫醒,俩人匆匆忙忙往妈妈的房间跑去。

进了房间,桂花看见妈妈已经穿好衣服,躺在床上,两只手搂着头,不停地喊叫着。“妈!妈!你怎么啦!”桂花着急地问着。“我头有点晕,”桂花对志军说:“送妈去医院吧!”“妈,你等一下,”两人换好衣服,志军背着妈走下楼,来到院子里,桂花把车开过来,打开车后门,两人搀扶着妈坐进去,志军陪妈坐在后面,桂花开车往县医院驶去。

路上,桂花把车开的稳稳的,嘴里还不停地说志军:“你说,我早让你学开车你不听,今天碰上这事,如果我也不会你说会多糟糕啊!”志军抱着妈没吭声。志军有他的想法,刚来时,她父母不待见他,再说了他也没钱,他不想花她父母的钱,只想等自己挣到钱再考驾照。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就到了县医院。

医生检查后告诉桂花:“孩子!你妈的头晕是由于高血压造成的,脑部有血管显点儿堵,输输液吧!”桂花说:“好吧!”“另外,年纪大了,少吃肉多锻炼!”医生补充说。

病房里,妈妈躺在床上,挂起了输液瓶。桂花坐在妈身边,志军站在床边看着液体一滴一滴地掉着。桂花说:“志军,你打电话告假了吗?”志军这才如梦初醒,干紧拿出手机给厂里打了个电话。

“妈!现在怎么样?还晕吗?”桂花轻声问着。妈慢慢地睁开眼,定了定神,“好多了,”“你起那么早干嘛呀!”桂花不解地问。妈说:“我想给志军做点饭,没想到刚下床,突然头就晕了起来,赶忙又躺下了。”桂花和志军听了默默无言,俩人眼里滚动着泪花。

瓶子里的液体不紧不慢地滴着,病房里显得太安静了,好像听到了液滴的声音。

输完液已是下午了,医生问了问情况,告诉桂花:“你妈妈的情况不是太严重,住院也行,不想住院就每天上午来按时输液,先输一个疗程看看,一会儿我再给开点药按时吃就行了。”桂花谢过医生,等拿了药和志军搀着妈上车去了。

回到家,两人把妈搀扶到客厅坐下,桂花说:“妈!让我爸回来吧!志军得上班啊!要不老板该着急了。”妈说:“行,打电话吧。”桂花拨通了爸的电话:“爸!你回来吧!我妈病了!”“严重吗?我正在往回走呢!”“现在没事,上午在县医院输了一上午液。”“没事就行,一会就到家了。”他爸挂断了电话。

“妈!你吃点儿啥?还吃红烧肉吧?”桂花肚子也饿了还不忘逗她妈开心。

她妈没恼反而笑了:“你个穷妮子,拿妈开涮啊!你会做吗?让志军炒个土豆丝,熬小米粥好了。”桂花冲妈努了一下嘴,“哼”了一声,冲志军说:“大厨师,请吧!”一弯腰,摆出一副服务员礼让客人的姿势。志军也趁机来了个立正,拿出行军礼的样子,嘴里却说:“嗨!”转身迈着方步做饭去了。桂花哈哈大笑,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红日西坠,天逐渐暗了下来。这时,桂花爸一进家门就喊:“桂花!…”桂花听到喊声,知道是爸回来了,像小山雀一样飞出屋门。她爸看见宝贝女儿,高兴的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张开怀抱一下抱住了心爱的宝贝儿,在她额头上温柔地亲了一口。“爸!吃饭了吗?没吃让志军给你做!”“吃过了,你妈呢?”他还是关心老伴儿。“在屋里睡觉呢!”

他走进他们的卧室,看见老伴儿正在睡觉,呼吸均匀,面色红润这才放下心来。回到客厅,点着一根烟,坐在了沙发上。这时,志军端着茶壶,桂花拿着茶杯走过来给爸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茶几上。“爸!喝茶!”志军说。然后两人也坐在了沙发上。她爸问:“桂花!你妈到底什么情况?医生怎么说?”桂花说:“爸!医生说我妈血压高,脑部有血管显点堵,让先输液一个疗程看看再说,问题不大。哦,对了,医生还说让妈少吃肉,多锻炼,减减肥!今天多亏志军在家,要不我可背不动她!”桂花爸点点头看了一眼志军,眼神中带有感谢之意,说:“我早就说过你妈,就是不听。”“得了,你们去睡吧!我明天管你妈,志军该上班还上班吧。”说完洗澡去了。桂花她俩一看没事了也回自己房间去了。

桂花可是个干净人,闻不得志军一点汗味,上床前先问志军:“你的,洗澡地干活?”装着电影里女日本人的样子说。“我的,洗了。”“吆西吆西!”两人大笑着躺在了床上。

七月的天气白天热,晚上还好点,但是她们也时不时地开空调,被子还是要盖的,不过是很薄很薄的那种。

早上,志军在六点左右准时醒来,自己做了点饭,吃饭后骑电摩上班去了。

志军刚走,桂花爸就起来做饭了。怕去晚了耽误输液。

八点,桂花爸开车,桂花陪妈坐后面出发了。

桂花关心地问妈:“妈,今天早晨没事吧?”“没事!”妈肯定地说。“如果没事,说明人家给输的液是正确的,输一星期应该就好了。不过,妈!你最好还是少吃肉吧。”“好啊!我不吃肉以后你们谁也别想吃,别让我看见眼馋!”妈终于下决心了。“好,我赞成,我以后也戒肉!”爸眉开眼笑地说。

很快到了医院,还是那个医生,还是那个病房,液已输上了。桂花妈躺在床上,眯着眼养神。桂花过会儿看看输液瓶液面,过会儿看看是否跑针。桂花爸说:“桂花!你和志军在一起感觉怎么样?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他家又穷又没本事,你不会后悔吗?”桂花胸有成竹地说:“我不后悔!人穷不可怕,关键是要有上进心,钱是人挣来的,他长得帅,聪明好学,我对他有信心。他家穷,是他家的事,可他本人已经嫁到咱家了,咱是一家人,你不穷,他会穷到哪里呢?”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啊!竟然算计到我头上了!”爸装出生气的样子。

“哎吆!该换输液瓶了!”桂花眼尖,干紧跑出病房叫护士去了。

第二瓶输上了,护士一走,桂花就迫不及待地对爸说:“你光看见他家穷,人家借过你什么?你不就是感觉丢面子吗?我想,找个品质好的人比什么都强!”她爸有点羞愧了,对志军的认识似乎有了改变:“这话也对,是我太爱面子了!”桂花妈躺在床上,这时也不养神了,睁开眼,加入了讨论:“桂花爸!说实在的,你在家的时候少,我早晚瞅着他,这孩子确实不错,这次发的工资都交给了桂花,对桂花多体贴啊!每次看见我也没少叫一个妈,干活回来,我让他干嘛都高兴地去干,这样的好孩子你打着灯笼也难找啊!这次多亏了他,不管你怎么认识,我是认可这个女婿了。”桂花眼里不自觉地闪着泪花,情不自禁地在妈的脸上亲了一下。

过了会儿,桂花说:“爸!要不让志军跟你跑车吧!让他也考个驾照!”桂花爸想了想说:“等你妈好了再说吧!”桂花会意地笑了,同时瞟了一眼输液瓶液面。突然,桂花有想呕吐的感觉,干紧跑到洗漱间,却啥也没有呕出来,又回到了病房,妈问:“桂花!咋啦!”“没事,就是有点想吐!“你吃过什么别的东西吗?”妈着急地问道。“没有,从早上吃了饭到现在什么也没吃!”桂花肯定的说。爸说:“胃消化不好?”“屁话!”妈瞪了老头子一眼,笑着说:“可能你女儿要当妈妈喽!”当着爸爸的面说这话,桂花羞得满脸通红,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一下子把脸藏在妈妈怀里嗔怪地撒着娇:“妈!~”

输完液已经是下午了,妈妈领桂花去找妇科医生看了看,确实是怀孕了。桂花心里又害羞又兴奋。

回家的路上,桂花陪着妈坐在后座上,车窗是关着的,桂花爸打开了空调,尽管夏日午后的阳光依然强烈,但是车内感觉非常舒爽。桂花把头靠在妈妈的肩上,秀丽的披肩发盖在妈妈胸前,一双美眸忽闪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妈妈双手捧着桂花那雪白粉嫩柔弱无骨的纤手,不断地抚摸,眼看着前方。

“妈!如果志军知道了会怎么样呢?”桂花小声地问着妈。妈笑了笑,摇了摇头。

回到家,车稳稳的停住。桂花搀着妈的胳膊下了车。爸把车开进了车库。

桂花和妈走进客厅,妈坐在沙发上,桂花给妈倒了杯凉开水,“妈,喝水!”“刚输了液不渴。”“今天感觉怎么样?”“好多了,感觉一天比一天好,对了,医生说你怀孕一个月了,你可千万注意啊!千万不要蹦蹦跳跳的!”桂花妈关心地说。“知道了。”桂花羞涩地答应一声。桂花爸走进来,倒了杯凉开水,咕咚咕咚地喝了,然后,坐在她们对面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桂花!你说让志军跟我干,有空你先教他开小车,先考个C本,然后再慢慢增驾,”她爸现在想通了,“他现在一个月挣三千多确实不多。”似乎从心理上接受了志军。

正说着,志军骑电摩进了院子,把电摩住在了西厂房里。

走进客厅,看见大家都在,“爸!妈!我回来了!”志军客气地说。“志军!来!坐我这里,我和你说点事。”桂花爸心情愉快的说。“什么事啊!”志军好奇地问道,他感觉桂花爸今天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顺从地坐在他的身边。“桂花说让你跟我跑大车,你愿意吗?”桂花爸温和地问志军。其实他早就有开大车的想法,不过不是跟她爸跑车,因为她爸看不起他,现在她爸这么一问,志军还不好回答。看他犹豫不决,桂花爸只能说:“你考虑考虑吧!”志军点点头。志军一看表快六点了,“爸,你们先歇着,我做饭去了。”

他们谈话时,桂花在一旁看着没说话,她清楚里面的故事。志军走后,桂花爸冲桂花竖起了大拇指,桂花满意地笑了。

“爸!妈!桂花!开饭啦!”志军学桂花妈喊叫着。桂花笑着冲妈说:“怎么样,这也是你教的?你教的挺全乎啊!”桂花妈笑着举起手去打桂花,吓得她赶紧躲到爸的身后。她们一边说笑着走到了小餐厅。志军已经把米饭都给盛好了,坐位也摆好了。一家人坐下来开吃了。

志军炒了一个烧腐竹,和一个宫保鸡丁。他客气的说:“爸!尝尝,像不像妈炒的味道?”桂花爸一样尝了一口,一咂嘴,“嗯,不错!像极了!”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志军心踏实了,桂花在志军脸上亲了一口,算是给他的奖励。

吃完饭,爸妈回屋,桂花留下来陪志军刷碗、刷锅、拾掇。然后俩人做伴回到卧室,志军坐在沙发上,往后一靠,眼睛跟着桂花转,“桂花,是你和爸说让我跟爸跑大车的吗?”志军不解地问桂花。桂花从床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空调,空调显示25度,“你不知道吧!我爸现在不像以前啦!在医院的时候,我和妈都说爸不对,他已经承认了他对你的错误认识,已经完全接受了你,所以我才说让你跟爸跑大车的。”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坐在志军身边,“噢,原来如此”志军终于明白了,激动地坐起身来,捧起桂花的玉手,在手背上亲了一口,桂花说:“从明天开始,有空我先教你开小车,准备考本。你就偷着乐吧你!来!再亲一下,这里!”她用手指着自己的脸,志军毫不迟疑地照办了。桂花又让志军给她捏捏脚,好歹志军爸也是医生,教过志军人体穴位,桂花被志军捏得舒服极了,靠着沙发笑眯眯地看着志军给自己捏脚。

桂花说:“捏吧!一会儿再告诉你一个更好的消息。”志军抬起头看着桂花:“说!啥消息?”桂花只是笑,志军知道桂花在逗他,“你说吧,你不说我可给你上刑了啊!”志军左手抓着右脚腕,用右手食指在脚心轻轻地挠着。桂花立即痒得受不了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求饶:“我说!我说!”志军停下来,桂花立即把双脚收回来,有点害羞地小声说:“我有了!”志军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凑到桂花嘴边:“再说一遍!”桂花捧住他的头在耳边悄悄地说:“我怀孕了!”志军听了激动地跳起来,手舞足蹈,然后又双手抱起桂花在屋里旋转起来,桂花感觉自己像小燕子在飞,她这时感觉到什么是幸福,最后志军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又一次吻了上去。

人生省不下的是时间,留不住的也是时间。转眼已经是输液的最后一天。

志军又上班去了,八点钟,桂花爸开车桂花和妈坐后边往医院驶去。

桂花虽说是个独生女,天天被爸妈娇惯着,但她并不是只知道享受的人,爸爸的辛苦,妈妈的辛劳她都记在心里。她还是个很有主见的人,要不她和志军就不可能在一起。“爸!志军同意了,他很高兴,他当时只是不知道你对他的看法改变了,因此犹豫。”桂花高兴地说。爸今天心情不错,输液输了这么几天了,老伴儿看起来跟以前并无差别。愉快地说:“是吗?那很好!我还怕他使性子不同意呢?”桂花妈接着说:“志军这孩子真不错!是我们的福啊!”桂花心里甜滋滋的。

一切依旧。病房里,妈精神了,不用再躺着了,一边输着液,一边和父女俩聊着天。桂花说:“志军学车挺快的,就这么几天比我开的还溜。我想让他报上名,他的工资我们花了点不够报名费了。”桂花很聪明,说了半截不说了,她爸嘿嘿一笑说:“你个鬼丫头!还试探你老爸我啊!这样吧!他的工资你们留着零花,报名费我给出了!”桂花乐得想跳起来,妈妈赶紧拽住她胳膊:“你安生点吧!没告诉你要小心吗?”桂花在爸脸上亲了一下说:“给你个奖励!”都笑了起来,房间充满欢乐的气氛,病房里的其他人都跟着这一家子笑着。

今天输液感觉很快,输完后,医生又给做了检查,医生告诉桂花爸妈:“现在看着没事了,一个月后再来复查一下,再开几天药巩固巩固,千万记着不要吃太油腻的食物,常锻炼多运动减减肥!”等拿上药后,三人开心地回去了。

回到家,桂花妈心里轻松多了,医生的话她牢记在心,她深深地感觉到再好的生活没有一个好身体是不行的。她要锻炼身体,打算等桂花有孩子以后还要給她们带孩子。这样想着身体也好像轻松灵活了许多。

现在还不晚,她们在客厅说着话,桂花爸说:“花她妈!我明天还出车你看行不行?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可以!我感觉很好了,一会儿我还做饭,没事干挺无聊的。”桂花妈面带微笑地说。“妈,你就等等吧!志军快回来了。”桂花想让妈再好好休息一阵子。桂花妈说:“志军干一天活也够累了,有空帮我做几顿饭就不错了。”桂花笑着对爸说:“看!我妈也知道亲女婿了!”桂花妈不自然地说道:“我啥时候不亲你们啊?傻丫头还笑话妈。”

她们正说笑着,志军回来了,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把电车停到厂房,来到客厅里。一进来就关心地问:“妈!今天感觉怎么样啊,”桂花抢着说:“医生说不用输液了,过一个月再去检查一下。”“那就好!”志军放心地说。“那我做饭去,妈!你吃啥饭啊!”桂花妈激动地忘记客气了,直接说:“熬点粥,还炒土豆丝,葱花鸡蛋,和青椒肉吧!你们吃肉我吃素。”桂花爸插话:“现在天还不黑,你俩还练车吧!我还做饭!”爸刚起身,志军已经到了厨房,边洗手边说:“我已经练好了,你问桂花我开得怎样?”厨房就在客厅后面,与餐厅通着。

此时,桂花爸感觉心里的隔阂没了,心情变得舒畅起来,感觉又多了一个儿子。

吃饭时,桂花爸感觉这顿饭特别香甜,吃得也比以往顺畅,都夸赞志军手艺不错。

欢乐的时光总是那样短暂。志军桂花回到自己的房间。桂花打开空调,打开电视,俩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桂花说:“志军,你下载考驾照的软件了吗?”志军拿出手机打开给桂花看,还说:“我已经开始背题了!”志军看手机背着考试题,桂花看着电视还时不时的考考志军,时光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流逝,墙上的石英钟默默地‘咔~咔’地走着。

早上,志军还是早早吃饭上班,桂花爸起来又做着他们三人的饭。桂花妈为了锻炼身体,也早早起床在院子里走步弯腰,做着桂花给她从手机上下载的老年操。

人就是这样,有了好心态,生活就有精神,有劲头,感觉时光也流失得飞快。

一眨眼,到了预约考试的时间,这天,志军告了假,桂花开车陪她去考试。路上,桂花说:“答题一定要认真,别紧张,准备一次考过。否则你就准备睡沙发吧!”志军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那是!老婆的话就是命令,一定完成任务!”今天考科一,志军早背的滚瓜烂熟,一次就同过了。

剩下的科目每次都是桂花陪他去的,每此都很顺利,桂花对志军从心里更增加了深深的爱意。二十天后终于拿到了驾照。

这天傍晚,天阴沉沉的,还刮起了风,天上的乌云越来越浓,整个天空从西往东逐渐被浓云覆盖。风大了,院里的柿子树和杏树被风刮得东倒西歪。不一会,豆大的雨点儿噼噼啪啪得落下来,瞬间,雨下得很猛,很急,院子里的雨水像小河沟里的水一样哗哗地往外流。七八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像娃娃的脸。不过下了半小时雨逐渐停了,天空又慢慢的变亮,空气也更加凉爽了。

志军正做着饭,今晚做的是西红柿鸡蛋面。一边做饭,一边哼着:“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哎吆!”突然,屁股让人扭了一下,“爱你个头啊!”回头一看,桂花在后边乐。志军拿起勺子装作打她的样子,桂花赶快躲到门口喊道:“妈!志军打我…。”这时妈正在客厅给桂花爸缝衣服,听到桂花喊叫,抬头笑着说道:“别闹了!都多大人了,眼看快要当妈了。”桂花的脸刷得一下子红了,“妈!说啥呢,”桂花急了。这时,志军喊道:“开饭喽!”

吃饭时,桂花妈妈说:“志军啊!你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眼看快八月十五了,再过几天你和桂花回家去看看你爸妈吧!别让他们惦记。”志军吃着饭,轻轻“哎!”了一声,心里一股热流涌上来,眼里噙着泪花。

八月十五前一天上午,志军和桂花先买好了礼物,换好衣服,和妈说了一声就开车出发了。

上午天气不热,虽然阳光灿烂,但刮着风,他们开着车窗,一点也感觉不到热。野外一片片的庄稼都已成熟,变成金黄色,路两旁的杨树高大而茂密,路面上形成一片片阴凉。

今天志军是特别的高兴,自己开着汽车行驶在乡间公路上,嘴里又哼起了:“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桂花看志军得意的样子也来了兴致,和他合唱起来。

不到一小时,来到家门口,志军有一种游子归乡的感觉。他按了两声喇叭,不一会儿,院子里热闹起来,听见爸妈的说话声,她俩赶快下车。打开汽车后盖,拿上礼品,刚走到门口,爸妈迎出来,后面还有二哥二嫂和孩子们。昨天爸接到志军的电话后,今天都在家等他。

志军看见老爸头发全白了,身体还是那样瘦,走路比以前更摇了。妈也添了不少白发和皱纹,以前的大辫子也不见了,换成了短头发,两人都穿得非常朴素。

这时,哥嫂赶紧把礼物接过来,桂花走到爸妈跟前,深情地叫了一声:“爸!妈 !”二老赶紧答应,生怕自己落后了似的,志军妈双手拉住桂花白嫩柔软的手,满含笑容地打量着桂花:只见桂花,一头棕褐色的披肩发,鹅蛋形的脸,大眼睛,高鼻梁,嘴上涂着口红,白嫩的皮肤,个子高挑,身材曼妙,露肩的粉红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显得美丽又大方。一边看一边夸赞:“好!好看!”志军爸说:“老婆子!干啥呢你,孩子都不好意思了!”志军妈恍然发现失态了,紧说:“回家!回家!今天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

客厅里,一张大大的圆桌,上面有一块能转动的玻璃,在玻璃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有烤鸭、熏鸡、清蒸鱼、油焖大虾、炖排骨等肉菜还有一些素菜,大都是饭店送来的。还准备了啤酒和许多饮料。一家人围坐在圆桌前吃着、喝着、交谈着,有说有笑真是热闹。桂花和志军挨着妈坐着,妈不停地给桂花夹菜,桂花很不好意思,妈还问东问西,甚至还问到了是否怀孕,桂花害羞的一一作答。

按照这里的风俗,下午,志军妈和二嫂又给捏的饺子,等吃了饺子稍歇了会儿,天即将黑了,志军和桂花才与爸妈哥嫂依依道别。

桂花爸今天在家,他们刚吃了饭,桂花妈看看天黑了,俩孩子还没有到家,拿起手机就要打,正在这时,汽车进了院子,志军先让桂花下来,然后把车开进了车库。

桂花下车后走进客厅,看见她爸坐在沙发上,“爸!你在家啊!你们吃饭了吗?”“吃了,你妈正在念叨你俩呢?”桂花妈让桂花坐在她身边,详细地问了问今天在志军家发生的情况。正说着,志军走进来,桂花爸把他叫到身边坐下,问他:“你打算先跟我跑车,还是继续干你现在的活儿呢?想增驾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再说你现在的年岁还不到。”桂花听到她爸的问话说:“让志军先跟你上车吧!跑半年先练着技术,过年就够年岁了,到时一增驾,不就水到渠成了吗?”她爸眼睛一亮:“对呀!到时你能干了咱再买一辆,一人一辆车,总比你干现在的活儿挣得多!”志军觉着有道理就答应了。

晚上,志军躺在床上,兴奋不已,和桂花研究着以后的打算,不知不觉十一点了,关灯睡觉。

第二天,志军去厂里办了离职手续。

上午,志军办手续回来,桂花爸就让志军跟他学保养车去了。目的是让他先熟悉一下大车,掌握一点保养大车的知识。

志军多聪明啊!一说就懂,一学就会,没过多少日子,就能轻松驾驶大车了,对于桂花爸来说,志军和他就像他的左手和右手一样。他爸还有些离不开志军了。

生活中都是些琐碎的事情,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平淡的生活天天如此,有苦恼,也有欢乐,如此往复,不知不觉中来到第二年三月。

桂花生了个胖小子,把爸妈乐翻了,休息的这段日子里,志军也增驾了,正式成为一名大车司机。

眼看快满月了,孩子还没有起上名字,怕影响上户口,一家人都想着起啥名好。桂花在手机上查,最后起名叫志远,也就是志向远大的意思。然而姓什么呢?桂花爸愿意让孩子姓杨,桂花怕志军不高兴,可是和志军商量时,志军笑着说:“姓什么不重要,姓什么也是你我的儿子,只要咱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我就知足了!”桂花和爸妈为志军的大度而感动。

现在,桂花的孩子已经会喊爸爸、妈妈了。桂花爸妈因为孩子不会喊老爷老娘而嫉妒着。

今天新上门女婿片尾曲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后,是否找到相关新上门女婿片尾曲试听的答案,想了解更多,请关注www.colorweekly.com可乐生活网站。

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colorweekly.com/bk/121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