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可乐生活 > 生活趣事

鬼吹灯尸香魔芋 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

关于鬼吹灯尸香魔芋✅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的观点,这里可乐生活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鬼吹灯尸香魔芋答案,了解更多《鬼吹灯》中的精绝古城里的尸香魔芋的相关详细知识。
相关鬼吹灯尸香魔芋的扩展:
《鬼吹灯》中的精绝古城里的尸香魔芋 其实世界上真有尸香魔芋这种植物,通常生长在热带雨林,为了引苍蝇等虫子来授粉,会发出一种尸体般的臭味不过好象没有书里那样可怕,能迷人心智吧

我究竟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冒失?竟然把我最好的兄弟砍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棺上的尸香魔芋正在绽放,原本卷在一起的花瓣都打开了,露出中间的花蕊,像个雷达一样对着我.

石梁的尽头摆放着一段巨大的木头,这木头直径有两米多,像是一段大树的树身被直接截下来这一截,没有经过任何加工,树干上的枝杈还在,甚至还长着不少绿叶。圆木树干上捆了十几道大铁链,连接着石梁,把巨木固定在地上。更奇特的是这段木头上生长着一株绿色的巨大的花草,那花的大小如同一个大水桶,口小肚粗,花瓣卷在一起,通体翠绿,四周各有一大片血红色的叶子,在木头上生了根,它的枝蔓同大铁链一起紧紧地包住那段木头。

我大吃一惊:“木头…是昆神树啊!曾听我祖父说过棺木的材料,最好的便是阴沉木的树心,还有一种极品中的神品木料,极少有人见过,那便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的昆仑神木。传说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它仍然不会干枯,虽然不再生长了,却始终保持着原貌,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可以万年不朽。难道那精绝女王的尸体,就在这昆仑神木中?”

杨丽的声音也有点发颤:“不会错,这就是昆仑神树制成的棺椁。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想不到这精绝女王好生了得,恐怕历史上再没有人的棺椁比她的更贵重了。”

众人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教授坐在地上说话:“千万不可轻易过去破坏了那些东西,你们难道没看见棺木上那朵奇花吗?”

胖子说道:“陈爷子你说那是朵花吗?长得这么怪,我还以为是个超大的芋头。这棺上怎么会长植物?莫非把那女王当种子埋进神木,她就发芽开花了不成?”

鬼吹灯尸香魔芋 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图1)

陈教授揉着受伤的脚踝说:“你可知这花的学名叫作什么?叫作尸香魔芋,是极珍稀的植物,世上恐怕仅剩下这一株了,而且这种植物十分危险。” “尸香魔芋?!”我们闻听此言,心里打了个突,包括杨丽在内 都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花异卉,这名头倒是不俗,就请陈教授解说详情。

陈教授说:“我当年研究古西域文明,曾经在一些残存的古壁画和史料中看到过,尸香魔芋本生长于后月氏国,曾经过丝绸之路流入中土,只因水土环境不适,就此绝迹。这尸香魔芋可以生长在古墓中,据说能保持尸体不腐不烂,还能让尸体散发芳香,极是珍贵。古西域文明具有强烈的神秘色彩,宗教繁杂,神话传说和史实混为一体,非常不好区分,我本以为这是上古传说,不足为信。”

杨丽看了看远处石梁上的奇花,又问教授:“既然是如此神奇的花卉,您为何又说它很危险呢?”

陈教授说:“我适才所说,只是它的一部分特性。传说尸香魔芋中附有恶鬼,它一旦长成之后,活人就不可以再接近了。难得有昆仑神木制成的棺椁,上古魔花尸香魔芋才能生长在这里。”

远远闻到一股清香扑鼻,这魔花是否有毒?一般有毒的植物和动物,都是色彩鲜艳,看这尸香魔芋红叶绿花,颜色都像是要滴下水来一样鲜艳说不定真的有毒。我想到这儿,赶紧让众人把防毒面具戴上。

胖子说:“我看这花不像有毒,有毒的东西个头都小,这么大个,跟个大桶一样,我觉得是个食人花。”

杨丽道:“不会是食人花,这附近连只蚂蚁都没有,如果这花靠吞吃动物为生,早就枯死了,那昆仑神树制成的棺木一定给它提供了足够的养分。”

鬼吹灯尸香魔芋 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图2)

胖子哼了一声说道:“管它是什么鬼鸟,我给它来几枪,打烂了它,那就什么危险都没有了。然后咱们过去瞧瞧那西域第一美人的粽子,究竟长什么样。”

陈教授说:“万万不可,咱们宁可不过去,也不能毁坏这株珍稀的尸香魔芋。”

楚健他们会用毛刷一点点地清理掉灰尘和碎土,他们手脚利索,一两分钟就能做完。”

我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坐立不安。我不能再等了,必须赶紧把楚健他们俩叫回来。我刚要开口喊他们二人,却为时已晚。只见一前一后走在石梁中间的两个学生,忽然一人弯腰捡起一块山石,赶上两步恶狠狠地砸在前边的楚健头上,楚健哼都没哼一声,身子一歪,落入了石梁下的无底深洞。

这一切发生得非常突然,谁也来不及阻止,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见萨帝鹏扭过头扯掉自己头上的防毒面具,冲着众人一笑,这笑容说不出地邪恶诡异,然后他一转身,快步走向石梁尽头的棺椁,用手中的山石猛砸自己的太阳穴,头上的鲜血像决堤的潮水般流了下来,他晃了两晃,一下扑倒在精绝女王的棺木之上,生死不明。

其余的人都被这血腥诡异的一幕惊得呆了。萨帝鹏怎么了?一向斯文木讷的他,怎么突然杀死了自己最要好的同学,然后自杀在棺木旁边?我叫道:“糟了,这小眼镜一定是被恶鬼附体了!

陈教授一瞬间见自己的两个学生一死一伤,死地跌进了深渊,连尸骨都不见了,伤的那个头破血流,倒在石梁的尽头,一动不动,也不知是否还活着,实在难以接受,急火攻心,一头晕倒在地。

我心想救人要紧,就算石梁上真有鬼也得硬着头皮斗上一斗了, 我来不及多想,迈步便上了石梁。这石梁宽有三米,悬在那无底深洞的上空,往下一望,便觉浑身汗毛倒竖。

我刚走出一半,忽听背后有脚步声,回头看过去,却是胖子和杨丽二人跟了上来,我问他们:“你们不去照顾教授,跟着我做什么?"胖子说:“石上也不有什么鬼东西,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再说你一个人背吃力,咱们一起抬了他速速退回去,免得再出意外。"

鬼吹灯尸香魔芋 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图3)

我心想时间紧急,于是一招手让他们跟上,三人直奔石梁尽头的棺椁。这回离得近了,才觉得那奇花尸香魔芋妖艳异常,那花那叶的颜色之鲜艳,瞧得人惊心动魄。我想起陈教授说这魔花中藏着恶鬼,事已至此,哪儿还管它什么世间稀有,便破口骂道:“x他娘的,说不定就是这妖花捣鬼!”挥动手中的工兵铲,对准尸香魔芋一通乱砍,砍得那巨花一团稀烂。流出不少黑色液体,方才住手。

杨丽见我手快,已经把魔花斩烂,也来不及阻止,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算了,砍也砍了,快救人要紧。”

我说:“正是,快给萨帝鹏止血。”边说边去掏急救绷带,准备先给他胡乱包两下,然后赶快抬回去救治。

胖子伸手一摸萨帝鹏的颈动脉,叹道:“别忙活了,完了,没脉了,咱们还是晚了一步。”

我气急败坏地一掌拍在棺木上:“他娘的,这回去怎么跟他们的父母交代,还不得把家里人活活疼死!”

没想到我这一巴掌拍在棺木上,萨帝鹏倒在地上的尸体,忽然像触电一样突地坐了起来,两眼瞪得通红,指着精绝女王的棺椁说:“她……她活……了……”

我和杨丽及子三人都吓了一跳,刚才明明摸萨帝鹏已经没脉了,怎么突然坐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在兜中抓了一只黑驴蹄子想去砸他,却见萨帝鹏说完话双腿一蹬,又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这回像是真的死了。

我不由得抬头一看,昆仑神木的棺盖不知在什么时候打开了一条缝。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胖子和杨丽也不知所措,三个人手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

鬼吹灯尸香魔芋 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图4)

是祸便躲不过,既然精绝女王的棺椁打开了,这摆明了是冲着我们来的。胖子端起枪瞄准女王的棺椁,我紧紧握着工兵铲和黑驴蹄子,就看里边究竟有什么东西出来。这时候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希望这无底洞上的石梁不会变成我们的绝路。

我看了看胖子和杨丽,三人心意相通,互相点了点头,胖子把突击步枪递给杨丽,让她准备随时开枪射击,随后往自己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示意让我和他一起把棺盖推开。这昆仑神树的树干制成的棺材,没有过多人为加工的痕迹,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样,树皮还像新的一样,如果不是它自己移开一条细缝,还真不容易看出来哪里是棺盖。

棺盖并没有多重,用了七分力,便被我们俩推开一大块,我们都戴了防毒面具,闻不出棺中是什么气味。只见一具身穿玉衣的女尸,平卧在棺中,除此之外,棺中空空如也,什么陪葬品也没有。女尸应该就是精绝女王了,她脸上戴着一张黑色的面具,瞧不出她的面目,身体也没有露在外边,看不清尸骨保存的程度如何。这就是那个被传说成妖怪残暴成性的精绝女王?我心中暗骂:“王他娘的,死了还要装神弄鬼蒙着脸。” 好胖子问我道:“老胡,你说楚健他们的死,是这女王在棺中搞的鬼吗?他妈的,把她的面具揭掉,看看她究竟是西域第一美人,还是妖怪。

我说:“好,我也正想看看。你来揭开她的面具,我准备着,用黑驴蹄子塞进她嘴里去,她便真是妖怪,也教她先吃咱一记辟邪驱魔的黑驴蹄子。”说罢握了黑驴蹄子在手,作势要塞进女尸口中。胖子挽挽袖子,探出一只手,“噌”地扯掉精绝女王尸体上的面具。精绝女王的脸露了出来,黑发如云,秀眉入鬓,面容清秀,双目紧闭,脸色白得吓人,除此而外,都跟活人一般无二。我想一百万次,我也不会想到女王原来是长这样,因为……

我和胖子同时“啊”了一声,谁也没想到,这女王竟然长得同杨丽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谁知转头一看,先前端着枪站在后边掩护我们的杨丽踪迹全无。难道这棺里的尸体不是女王,而就是杨丽本人?我觉得身上起了推动棺板大程度上保一层鸡皮疙瘩,多种复杂的情绪冲进了我的大脑,忽然觉得身旁刮起一股阴风,好像有一个阴气森森的物体正在快速地接近。

我心道“来得好”,举起工兵铲回手猛劈,感觉砍中了一个人,定睛一看,胖子的半个脑袋被我劈掉了,鲜血喷溅,“咕不出她的咚”一下倒在地上,眼见是死了。我呆在当场,我究竟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冒失?竟然把我最好的兄弟砍死了!这一瞬间心如死灰。不到一天的工夫,接连死了五个,就连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胖子,几十年的交情,也被我一铲子削掉了脑袋。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就算我到得那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胖子? 我万念俱灰,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一样,只觉得从头到脚如坠冰窟,只有一死了之。

我从腰间拔出匕首,对准自己的心窝,一咬牙就刺了下去。刀尖碰到皮肉的一瞬间,耳中突然听见两声枪响,一发步枪子弹击在 匕首的刀刃上,把我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四周忽然变得雾蒙蒙的,什么也瞧不清楚,是谁开的枪?我心神恍惚, 越琢磨越不对劲,所有的逻辑都颠倒了,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喊:“老胡,快回来,快往回跑!”这声音像是在黑夜中出现的一道闪电,我虽然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却本能地感觉自己落人了一个陷阱,他娘的莫不是中了妖法?

想到这儿我用牙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全身一震,发现自己正身处石梁的中间,并没有站在女王的棺椁前,石梁尽头的棺木完好无损,棺上的尸香魔芋正在绽放,原本卷在一起的花瓣都打开了,露出中间的花蕊,像个雷达一样对着我。石梁的另一端,站着两个人,是胖子和杨丽,他们急得蹦起老高,正拼命喊我,他们没死吗? 胖子拎着枪大叫:“老胡,你他妈的神经了,快回来啊!”

我无暇细想,甩开脚步,奔了回来,一把扯掉头上的防毒面具,把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这时候我头脑才恢复正常。我问胖子他们我刚才究竟怎么了,胖子说:“你他妈的差点把我吓死啊!你不是想过去抢救萨帝鹏吗?你刚走到石梁的中间,忽然回头,也不知道你怎么了,跟梦游似的,抡着工兵铲一通乱砸,然后又比比画画地折腾了半天,我们怎么喊你你也听不见,然后你拿着匕首要自杀,我想过去阻止你,又不赶趟了,只好开了两枪把你手中的匕首打落。你小子是不是失心风了,还是被鬼附体了?”

我回头望了望那道狭长的石梁,这时把前因后果一揣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那妖花尸香魔芋制造出来的幻觉,他娘的,它是想引我自杀!

我想尸香魔芋不仅是通过它所散发的香气对人的心智进行干扰,更厉害的是它的颜色,只要离近了看一眼便会产生幻觉。难怪精绝女王的棺椁附近没有任何防卫的机关,原来这株魔花便是最厉害的守墓者,任何企图接近女王棺椁的人,都会被尸香魔芋夺去五感,被自己头脑中的幻觉杀死。看来我们面前这条悬在无底巨洞上的石梁,便是尸香魔芋所控制的范围,一旦踏上石梁,就会产生幻觉。

想必以前曾到过这里的探险家盗墓贼们,都和楚健、萨帝鹏一样死得不明不白,恐怕他们到死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还好杨丽多长了个心眼,没有让胖子过去拉我,否则我现在已经死在石梁上多时了。我越想越怒,恶狠狠地大骂精绝女王的老母,凭我的经验来推测,我们刚才确实是被尸香魔芋控制住了视觉,这株魔花的力量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它并不是只能在鬼洞的石梁上制造幻觉。 当时我想冲过石梁营救萨帝鹏,就落人了它的幻觉陷阱,随后胖子和杨丽把我救了回来。那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尸香魔芋原本闭合在一起的花瓣全部张开,正对着我们,从那时候起尸香魔芋的幻觉范围就扩大了。尸香魔芋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绝不是通过人的五感来制造幻觉,只要你看过它一眼,记住了它那妖艳的颜色,在一定的距离内,都会被它迷惑,只是距离越远,这种幻觉的力量就越小。

即使最后活下来一两个人,也会因为亲手杀了自己的同伴而精神崩溃,那么精绝女王的秘密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真他娘的歹毒啊!

今天鬼吹灯尸香魔芋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后,是否找到相关鬼吹灯尸香魔芋出现在哪里的答案,想了解更多,请关注www.colorweekly.com可乐生活网站。

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colorweekly.com/qs/1107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