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可乐生活 > 生活趣事

笑华 笑华的华怎么写

关于笑华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笑华的华怎么写的观点,这里爱上可乐生活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笑华答案。

青锋山脚有个小门派,叫做青锋门。青锋门有三位小姐,前两个已出嫁,惟有三小姐青竹,琴棋书画全无兴趣,偏爱习武,好在青门主不用着急,因为青竹幼时便已定了门亲事,夫家姓华。
这门亲事说也巧,是青门主他爹,也就是青老爷子在世时,偶然一次带青竹下江南,路过华家借宿,与华老爷子聊了两句,甚为投缘,于是作主将青竹许配给了他家小公子华笙。
华家是江南有名的书香世家,祖上出身科第,且出过许多名臣,近几代起逐渐淡出了庙堂,可是皇恩仍在,日子过得很富足。无奈青竹不想嫁给书生,眼看婚期临近,她悄悄逃了出来,拜在步云宫门下当了个小弟子。
青竹之所以能入门,完全是沾了表姐的光。表姐丹云是步云宫最出色的女弟子,不仅武功一流,还是江湖中有名的美人儿,仰慕追求者排队可以绕步云山好几圈,正常情况下,她只须一个眼神过去,马上就有人乖乖帮忙做事了。
 青竹羡慕:“表姐,你真厉害!”
“你呀,不笑还好,笑成这副傻样,”丹云鄙夷,纤纤玉指往她额头上一戳,“要像我这样笑,男人才会乖乖听话。”
说完她轻摆柳腰,摇摇走了两步,忽然回眸,风情万种地笑。刹那间,身后所有男弟子全部石化。
表姐真美呀!青竹连忙也学着她的样子,放小步距,扭扭捏捏走了几步,猛地回头一笑。刹那间,所有弟子全部恢复正常,各自走开。
丹云同情地拉着她安慰:“你这样,至少还是有醒脑的作用。”  
拜入师门,青竹练武更加努力刻苦,可惜进展不大,很快就打破了“步云宫全是高手”的江湖传言,她一出手,常常让宗主金道人激动万分。
 树林边,青竹练武到深夜。步云宫上下弟子们差不多都睡了,四周寂静无声,但见月光如水,照得地面一片银白,廊上照明的灯笼反而显得多余。青竹练到 “黑虎掏心”,额上渐有汗意。忽然——
“这是什么招式?”一个声音自头顶响起,听起来是个很年轻的男人。
青竹吓一跳,连忙抬脸望。
长空之下,月华如练,一道颀长人影负手立于树梢,银白色衣袍反射月光,泛着点点柔和的光芒,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束月光,又似一抹轻霜。
银色发带随漆黑长发垂落,从侧面看,可见那挺秀的鼻梁,轮廓优美。有这样一位师兄?青竹惊奇。
见她发呆,那人轻笑,自枝头无声落下,衣带飘飞如神仙下凡,速度看起来很慢很慢,可是眨眼之间,他已经站在了面前。
迎着月光,青竹看清了他的脸。俊美的脸上,有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事实上,他的确在微笑:“金老道在哪里?”。
这人比表姐笑起来要迷人多了!青竹回过神,仔细琢磨这句问话,发现不对劲,心中顿生警惕,下意识就一招“黑虎掏心”过去。那人以更快的速度躲开,神色古怪:“是……黑虎掏心?你是不是女人?”
这招“黑虎掏心”名为掏心,实为掏……出名的断子绝孙拳,青门主用得太多,青竹日久见惯便学了过来,此刻被他说穿,干脆一招用到底。
那人退让两步,忽然消失,紧接着出现在她身后,赞扬道:“总算有点像了,我行走江湖多年,还从没见过把黑虎掏心使成这样的,你真是本事。”。
察觉对方武功远在自己之上,青竹害怕了,转身要跑。那人比她更快,先一步掐住她的颈:“再动,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青竹全身僵硬。
“这才听话,”那人柔声问,“金老道在哪里?”。
动不动就要扭断别人脖子,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一定是想害师父的!青竹不笨,忙伸手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指指嘴巴,“啊啊”两声,摇头装作不懂。
那人打量她片刻,放开手:“你是说,你又聋又哑?”。青竹连连点头。。
那人愣了半晌,道:“可是你的眼睛还在,既然看见了我的相貌,我得把你眼睛也挖出来才好。”。
青竹吓得捂住眼睛叫道:“我不会说出去的,别挖我的眼睛!”。
那人笑了:“你看看,我这么快就把你治好了。”
青竹只好承认:“其实我没有聋也没有哑。”。
那人点头夸奖:“真乖,金老道呢?”
“师父在……在……”青竹想了想,抬起手指着东边,老老实实道,“师父住在那座石楼……”
那人迅速拍了她的穴道,飞身掠向远处石楼。
青竹动弹不得,暗叫糟糕。
果然,不到一盏茶的工夫,石楼方向嘈杂声大作,接着亮起无数火光。
“有人偷书!”
“何方贼子!”。
 一道银光闪过,正是方才那人,他迅速拎起青竹掠到树上,藏身枝叶间,等追来的弟子们全跑过去了,才拍开她的穴:“好,很好,敢骗我?”。
青竹被他笑得毛骨悚然,赶紧闭了眼叫道:“没有!我没骗你,师父住在那座石楼后面的小房子里,石楼是藏秘籍的地方,有三个长老看守的,你自己没听完!”。
那人愣了半晌,将她丢下树。
青竹滚到旁边,不敢作声。
那人望着石楼方向叹了口气,惊动这么多人,想来金老道已有防备,虽然自己不惧他,但步云宫上下几千弟子,一齐上还真麻烦。
他看看青竹,眨眼就不见了。青竹摸摸脖子,发现安然无恙,赶紧溜回房间睡觉。
劫持
第二天起床,青竹发现步云宫气氛变得分外紧张,上下戒备严密了许多,想是因为昨晚出事的缘故,金道人露面安抚众弟子一番,然后与几个长老进殿商议事情去了。。  
表姐丹云拉住她:“你听说没有,昨晚有人来偷书!”。
他才不是来偷书的呢!青竹假装不知道,问:“是谁啊?”。
丹云道:“还用说?肯定是血月教的!”。
青竹吓得脖子一缩。
血月教,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年前铲除魔教一事,使它轰动天下,成为最大的黑道势力。其实血月教并不像魔教那样平白作恶,人们对它又敬又怕的原因,多数是来自于那个神秘的教主——月华生。据说,此人武功诡异,性情难以捉摸,对于主动冒犯血月教的人,他向来只说一个字:杀。  
这样一个强大的组织,多少人闻风丧胆,偏偏步云宫宗主金道人就不买帐。作为正道领袖,金道人很不满血月教的作风,最近又坏了他们几件好事,他们找上门也是有可能的。   
原来那人是血月教的!青竹马上决定,将每天晚上的练功地点从小树林改在金风园。
  三个月内,平安无事。
第四个月的某夜,青竹在金风园练武练得起劲。
“金凤朝阳,嘿!”。
“青蛇吐芯,嘿嘿!”。
“黑虎掏心,嘿——”。
“又是你?”一个声音响起,有点熟悉,带着更多惊讶。
青竹转脸,只见旁边假山上立有一人,长长的银白色衣带在风中起伏飘飞,俊脸映着灯笼光,神色有点忍俊不禁的样子。
“三个月,果然进步不少,我都看不出来它是黑虎掏心了。”。
这也能遇上?!青竹反应过来,撒腿就跑。那人不紧不慢道:“再跑,我打断你的腿。”。
青竹马上停住,哭丧着脸道:“你为什么总找我?”。
那人轻轻落到她身旁,安慰:“因为你最勤奋,这么晚还在外面,我只好找你了。”
“我在这儿看,你继续练。”。
青竹惊异:“你是来看我练武的?”。
那人点头:“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把这招练得更加离谱一点。”。
青竹敢怒不敢言。
那人问:“金老道在哪里?”。
知道他的手段,青竹不敢不老实交代:“师父先前在书房,我还给他送水去了的。” 
那人确认:“不是书房前面后面?”。
青竹肯定:“在书房里。”。  
“你带路。”那人拎起她,跟着她的指示,掠过重重屋顶,落在书房门口。房门紧闭,里面悄无动静。
那人道:“这是书房。”。青竹点头。
那人道:“里面没人。”。
青竹点头。
那人捏住她的脖子:“又在骗我?”。
青竹吓得连连摆手:“没有!我先前看到他老人家在书房,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那可怎么办?”。
“我……我带你找!”。
那人满意地丢开她。
青竹带着他一处处找过去,先是卧室,然后是大殿,最后是练功的房间,上上下下都找遍了,仍无金道人身影,青竹正在为难,忽见前面房间里有个老头开门走出来,她顿时双眼一亮:“快,放我下去。”。
青竹朝那老头跑过去:“师父……”。
话没说完,身后那人已先一步闪到老头身旁,速度之快难以想象,他制住那老头的穴,微笑:“金道长,久仰大名。”
老头哆嗦:“这……你……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察觉不对,那人看青竹。
青竹小声道:“他不是我师父,他是扫地的,我只是想问问他师父在哪儿。”
那人丢开老头,取出幅画像看了看:“他与金老道如此相似。”。
“他们长得很像,我也认错过,”青竹想起什么,拍拍脑袋,“啊,我知道了!记错啦,我送水是在今天早上,师父后来说要出门两天,眼下肯定不在宫里!”。
 说话间,老头早已钻回房间,紧紧关上门,扯着嗓子叫:“有贼啊!救命啊!”
 左右房间里纷纷有了动静。
“遇上个笨蛋,带得我也笨起来。”那人叹气,拎起青竹掠走。
 风声响在耳畔,左右树木在急速倒退,眼看步云山在视线中变得越来越远,青竹心里害怕,挣扎着嚷:“喂喂,你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再叫,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青竹马上不叫了,小心翼翼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带回去。”。
“带我回去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这么傻,怎么会让我这个聪明人上当两次。”。那人不理会她的脸色,抬头望天色:“要下雨了,先避一避。”。
逃婚
不到半个时辰,外面果然风雨大作,山洞里火光熊熊,青竹缩在火堆另一边,悄悄拿眼睛瞅那人。
那人饶有兴味看她:“来,告诉我你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
青竹哪里肯说真话,随便编了个谎骗他:“我姓祝,叫祝青,家住步云山往西五十里。”
“真乖,”那人赞扬道,“你可比我以前遇见的那些人好多了,那些人总是骗我,你知道我后来怎么对他们?”
青竹一颤:“你怎么做?”
 “我把他们全杀了,耳朵割下来喂狗,鼻子割下来喂狼,剩的……咦?你的脸怎么白了?”
“我不叫祝青!我叫青竹,住在青锋山!”
“看来你也不老实,”那人失望,似乎想起了什么,“你叫青竹,住青锋山,那青门主是你的……”青竹往后缩,小声:“他是我爹。”
“你就是那位三小姐?”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那人再次打量她,“不是过两个月你就要嫁去华家么,怎的跑出来了?”青竹不语。
那人看出了什么:“你是逃出来的,怎么,嫌华家不好,你不乐意?”青竹摇头。
那人采取最直接的办法,拎过她的脖子:“你敢不说?”
青竹害怕,憋红了脸道:“华家全是书生,我又不会文章,过去会被他们笑话的。”
那人笑起来,放开她:“就为这个缘故么。”
青竹怀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我姓花名月。”
他叫花月?青竹暗忖。
花月看着她半晌,忽然道:“长夜漫漫,不如我们做点什么,下棋你会不会?”
竹老实地摇头。
“那你会什么?”
“我会武功!”
花月头疼,制止她:“你的黑虎掏心我见识过了。”。
“我不只会黑虎掏心,”青竹跳起来比划,“白鹤亮翅,嘿!江山四画,嘿!红玉击鼓,嘿嘿!”
花月嘴角抽抽,终于大笑,抚掌道:“精彩精彩,金老道肯收这样的徒弟,我开始佩服他了。”青竹谦虚:“我是学得不太好……”
“没有,你只是把一个招式练得不像它而已,”花月摸摸下巴,招手道,“我看你不仅不会文章,武功也差强人意,不如学点别的,你会捶背吧,来替我捶捶,说不定做得好,我一高兴就放你回去了。”
 察觉他似乎没有恶意,青竹大喜,连忙跑过去“咚咚咚”替他捶背。
花月笑容一滞,沉默了。。
青竹记着那句“放你回去”,使出全身力气讨好他,好半晌才停下来问:“怎么样?这样够了吗?”
花月慢慢侧身,将她的手拿开:“很够了,幸好我功力深厚,不至于内伤。”
“重了呀?”青竹感到很抱歉,“我重来,这回会轻点。”
花月架住她的拳头:“算了算了,你还会什么?”
为了讨他欢心,青竹连忙道:“我会猜拳!”、
花月再次沉默,许久才咳嗽两声道:“好吧,我们来猜拳。”
青竹打起精神,大吼:“找个笨蛋难呀,找他吃耳光呀!”
月的手僵在半空。
 “十二!”青竹眼明手快出拳,“哈,你输了!”。
“啪”的一巴掌,俊脸被打得微微一偏,再转回来时,颜色开始由白转红,发青,发黑……
“十三”……“十七”……
青竹看看自己的手,傻笑:“这个……我猜拳很厉害吧?”。
半晌,花月笑了:“厉害,再来。”
个人一点也不会记仇啊,不太坏吧……青竹松了口气,重新摆开架势:“找个笨蛋难呀,找他吃耳光呀!”
花月微笑:“我猜拳是不是也很厉害?”
吃了十几个耳光,青竹含着泪捂着脸,默默地缩到角落不作声,这个人其实很记仇
夜尽天明,风雨声歇,清晨鸟儿在耳畔啾啾叫。
青竹迷迷糊糊醒来,发现一件极为恐怖、极为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她竟然已经回到了家里,而且躺在自己闺房的床上!所有的事,都像做了一场梦。。 “三小姐醒了!”满屋子的丫头大叫,纷纷跑出去报喜。青竹还躺在床上发呆,青门主和夫人就从门外走进来了。夫人抱着她连声问:“乖女儿,饿不饿?想吃什么?”青门主一叠声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快送信给姑爷那边,可以办喜事了。”这次离家出走,青竹本是等着受责骂的,谁知道两位老人家脸上一直笑眯眯的,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青竹也不敢多嘴问,暗暗握紧拳头——肯定是花月,他知道自己不想嫁去华家!故意把自己送回来的!接下来几天,青门主和夫人派弟子们把院子守得格外紧,显然是怕她再跑,华家那边很快有了信,议定三月初二的婚期。青竹抗议:“我不认识那个华公子,要是他很坏很丑怎么办?”
青门主大手一挥:“出嫁从夫,由不得你!”
人安慰道:“女婿我见过,一表人材!”
由于华家在江南,送亲队伍必须提前起程,青门主选了个好日子,命几个喜婆子和丫头拉着她梳妆打扮,塞进花轿,然后吹吹打打上路了。
起初几日顺顺利利,新娘子不吵也不闹。
第九日至江南地界,谁知天公不作美,忽然下起雨来,众人不得不将花轿停在一处破庙里,留几个婆子丫鬟伺候,其余人则守在外面。
于是,青竹再次成功逃脱了。
四、黑店
如传闻中那样,江南乃富贵之乡,数不尽的茶坊酒肆、歌管楼台,看不尽的烟柳画桥、朱门高户,这一带气候暖和潮湿,雨淅淅沥沥连下几日也不见晴,山水景物在雨中愈发朦胧优美,别有番韵味
茶楼里,青竹坐在椅子上发愁,匆匆忙忙逃出来,当首饰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会饿肚子的
 临桌两个客人在谈论。
“老哥,最近有什么新鲜事没有?”
“大事没,不大不小的事有一件,华家的新娘半路跑了,你听说没有?”
“是了,那华家本也是名门,如今虽不比先前,可毕竟祖上功勋在,朝廷恩典,也没人敢惹,新娘子为何要跑?”
“听说那华公子身患不治之症,人家姑娘怎么肯嫁给他?”
“真的假的?”
“你看他从未露面,不是体弱有病是什么。”
人言可畏,这些谣传真可恶!青竹知道自己并不是嫌弃华公子才逃的,心里暗暗后悔,此番只顾逃婚,却害得华家丢脸,可怎么办好?
正在此时,一个人匆匆跑进门来叫道:“大事,大事,前日血月教取走了步云宫金道长的凌霄剑!”
众人轰动,都围过去。
“当真?”
“消息早就传开了,谁还骗你们不成!”
肯定是花月!青竹想起此事就一肚子气,她撇撇嘴,眼睛四下扫瞄
靠窗坐着个蓝衫公子,在所有客人中最为醒目,长眉微皱,鼻梁高直,透着几分坚毅,只不过美是美了,却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味道,与花月的倜傥相比,另有一番风采。
他优雅地喝着酒,神情冷淡,似乎对别的事都不感兴趣。
腰带勾镶玉,衣料质地很好,一定很有钱吧?
青竹打定主意,边喝茶边等,终于等到那位冷面公子起身结帐,她赶紧先一步起身付银子,出门时故意撞了他一下,很快就有个钱袋到了手里。
不幸的是,钱袋到手的同时,手也被人抓住了
小贼?冷面公子轻哼,手上用力。
花月嘴上威胁的多,实际很少折磨人,这人一点也没有花月可爱!青竹吃疼,又怕丢脸,只好低声求饶:“大侠饶命,我不是偷,是借的。”
借?冷面公子接过字条。
“暂借银两一用,改日持此字条至青锋门,必如数奉还。
冷面公子看毕,皱了下眉:“逃婚的三小姐?”
青竹急道:“你别大声呀!”
“也是怕他有病?”冷面公子目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不再理会她,大步就走。
青竹反应过来,气得涨红脸,冲着他的背影大声道:“我才不是怕这个!” 冷面公子停住脚步,回身看。
“谁稀罕你的钱!”青竹将他的钱袋往地上一丢,转身走了。这一走,青竹走了整整一天,直到天黑才停下来,开始后悔,身上没有钱,连住店都住不成,实在不该跟他赌气的……
夜色笼罩小城,店铺相继关门,街上冷清无比。青竹抱着双臂,低头慢慢往前走。小小巷子里亮着灯光,有家小店居然还没关门,老板娘站在店门口,看见青竹,顿时双眼发亮,赶上来招呼:“姑娘,天这么晚了,怎么还一个人在外头?”。青竹迟疑不语
老板娘试探:“莫非是有难处?”
青竹低声问:“你的店可以赊帐吗?
“原来是因为这个,”老板娘笑起来,“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呢,一个姑娘家夜里独自在外头,怪可怜的,快进来吧。”
这位大娘心肠真好!青竹感动,连声道谢。
老板娘热情得不得了,不仅给她安排了最干净的房间,最舒适的床,还给她做了一桌子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
青竹饱餐一顿,待躺到床上之后,才猛然想起爹爹曾经说过的话。
江湖险恶,更有很多人是专开黑店的,他们表面热情无比,等到把人骗进店后,就拿迷药给他们吃,然后全部剁了做成人肉包子……、
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人?免费让自己吃饭住店?
青竹终于警醒过来,想要起身,此时她震惊地发现,全身上下竟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脑子也开始迷糊
不好,真的是黑店!刚才吃的饭菜里有迷药
知道没有人会来救自己,青竹又悔又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运足了内力,拼命将迷药往体外逼,无奈功力浅薄,意识反而越来越模糊。
“人呢?”男人的声音
在里面呢,是个雏儿,价钱嘛……”老板娘的笑声。
听说很多女孩子受骗都被卖去青楼的,青竹恐惧,终于失去知觉。。
五、花月
鼻子有点痒,好象被人按住了……
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年轻男人的脸,青竹吃吓,想也不想就一拳打过去
 那人很轻易就反握住她的手,俊美的脸上挂着熟悉的微笑:“傻小竹,我救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花月!”青竹又惊又喜,跳起来。
“你我真是有缘,”花月放开她,“怎么又逃了?
对于他把自己送回去的事,青竹原本打定主意要骂他一顿的,谁知此刻却突然泄了气,她走到桌子旁边坐下,喃喃道:“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华公子呀?如果他真的有不治之症,外面又这样传言,他会不会……伤心?
花月走到她身旁:“都说他有不治之症,你不嫁是对的。”
“传言不可信,都是别人乱讲的,我才不是因为这个,”青竹生气,“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花月道:“莫非你真想嫁给他?”
青竹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花月抱住她笑道:“那嫁给我?”
话没说完,他整个人就栽倒在地。
“最毒妇人心,我救了你,你还给我下药?”
“你也不是什么好人,”青竹哼了声,站起来,“一定有所图谋,想要劫色。”
  花月惊讶,“你有色让我劫么?”
青竹噎了噎,想起表姐丹云的绝世姿容,顿时没了底气:“反正你肯定早就跟踪我了,知道那是黑店,哼,故意看我的笑话!”
花月道:“不让你吃点教训,你岂不是天天要往外跑?
青竹没有反驳,在他身旁坐下来,托腮:“你是血月教的吧,虽然你们教主很坏,可是你也没怎么伤人命,不算太怀,所以我就饶了你这回。”
花月看看窗外:“你肯饶我,他们可不会。”
“他们?”就在青竹莫名其妙的时候,窗前多出了十几道人影,人人手里皆拿着武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当先那人冷笑:“月华生,你也有今日!”
月华生,那个可怕的血月教教主?青竹吓一跳:“他在这里吗?”
那人不理她:“他中了这丫头的药,大伙儿上!”
青竹大惊,连忙阻拦道:“他不是月华生,他是花月。”
“名字可以换,令牌假不了!”那人用剑指着花月腰间的牌子,狠狠道,“你这丫头也算是帮了我们大忙,饶你性命,趁早走,否则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
他真的是月华生?青竹看看令牌,看看花月,呆了。
花月倒是神色自若:“你们真以为能杀我?
众人似有忌惮,慢慢围过来
花月看青竹:“怎么办,你害死我了。”
无意中害了他性命,青竹快哭了:“我只是想捉弄你,谁叫你捉弄我呢!”
花月道:“算了,你快逃吧。”
看着围过来的杀手和他们手里寒光闪闪的武器,青竹有点害怕,可不知怎的,脚仍是迟迟不肯移动半分
花月见状道:“难不成你肯陪我一起死?”
“谁陪你一起死,”青竹哆嗦着反驳,“我只是……是我害你这样的,我……过意不去。”
花月眯起好看的眼睛:“那你过来听我说句话,我就原谅你了。”
青竹迟疑了下,果然凑到他面前。
花月示意:“再过来点。”
青竹将脸凑近,冷不防脸上一热,已被亲了口,她顿时傻了。
花月笑道:“这才是听话的娘子。”
青竹气得大骂:“你这卑鄙小人!该死!”
“我是卑鄙小人,所以一定死不了,”花月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当先那黑衣人冷笑:“祸害遗千年,可惜这回你死定了!
“上!”杀手们不容分说,同时扑上来。
青竹吓得尖叫,闭上眼睛。
“扑扑”几声过去,房间一片沉寂。
没有痛楚,意识逐渐恢复。
难道自己还活着?青竹简直不敢相信,更不敢睁开眼睛,花月呢?他活着还是死了?
许久,有人颤声道:“你……你是……”
“多谢你。”花月的声音。
“作戏!”冷冷的、有点耳熟的声音。
他也没死?青竹马上睁开眼睛,不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呆了——所有杀手都倒在地上,咽喉被划破,惟有一个没有死,正在地上挣扎,呼吸艰难。
一名蓝衫公子立于尸体中间,神色不变,赫然是茶楼上被她偷了钱袋的冷面公子!
“有你在,反正我死不了,”地上的花月竟然自己站了起来,好端端的,哪有半点中迷药的样子!。
冷面公子不理他,转向那个活着的杀手:“谁派你们来的?”
“月华生!你才是月华生!”杀手惊恐地睁大眼睛,半晌再也不动,已活活被吓死。
青竹悄悄往花月身后躲:“你们……到底谁才是月华生?”
冷面公子淡淡道:“血月教教主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两个人,这很奇怪么。”
青竹诧异:“你们都是月华生?”
“当然,”花月将她搂入怀里,“这是我的朋友叶霜河,若不是有他报信,我怎能赶来救你?”
青竹挣扎道:“谁让你抱!”
“你是我的娘子,我为何抱不得?”
“谁是你娘子!”
“今日初二,你我大喜的日子,怎么,忘记了?”
青竹大吃一惊:“你……你是……”
“我是华笙,”花月托起她的下巴,“糊涂的娘子,从今日起,千万要记住夫君的模样。”
大眼睛眨眨,如同美丽的黑葡萄,青竹看着那张脸许久,道:“可是我娘说,嫁人不能嫁长得太俊的。”
花月微笑:“真巧,我娘也这么说过,找娘子不能找美人,所以我决定娶你了。”
“无聊。”叶霜河冷冷道,“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花月苦笑:“我成亲,你就不留下来喝杯喜酒?”
叶霜河什么也不说,随手取过桌上酒壶,倒了杯酒饮尽,然后转身出门离去,紧接着一群黑衣人进来抬走尸体,干净利落。
青竹惊奇:“他总是这样?”
花月道:“我已经习惯了。”
青竹忽然眼睛一弯,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不会随便杀人的,他们说月华生杀人,是说他吧?”
花月道:“有我在,他会少杀许多人。”
“这是哪里?”
“华家。”
“我睡了多久?”
“整整一天,”花月抱起她往外走,“吉时已到,客人都在外面等着,我们该出去拜堂了。”
“我逃婚,你不生气?”
“生气,所以今晚我会惩罚你。”

完结

作者/蜀客

今天笑华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后,是否找到相关笑华的华怎么写的答案,想了解更多,请关注www.colorweekly.com可乐生活网站。

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colorweekly.com/qs/173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