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可乐生活 > 娱乐生活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

关于rta成员✅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RTA成员应援口号的观点,这里可乐生活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rta成员答案,了解更多RTA成员详细资料的相关详细知识。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1)

作者|阿Po

前不久柠萌新剧《一念关山》正式官宣之后,刘诗诗的粉丝群体火了。是由刘诗诗两年后再进组,以大女主姿态参与拍摄,却在物料方面没能得到相应规格的对待,引起粉丝群体不满以至于对新剧宣传集体罢工。最终以剧集官博修改官宣文案、强调刘诗诗一番大女主地位告终。

恢复应援的刘诗诗粉丝又以另一种形式暗暗抗争,就是自制新剧海报,随后因为制作精良、超越官方水平而被社交平台疯狂转载。网友戏称以往只知道男演员的粉丝饭制丰富、大神频出,没想到85花的花粉也人才济济。

“大家平时该忙工作的时候忙工作,该爬墙的爬墙,十天半个月不发微博,但只要刘诗诗一回归,全员打鸡血,立刻燃起来了!”资深刘诗诗粉丝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倾诉,除了对偶像的爱之外,饭圈情谊也可以互相感染、团结一致,去达成自己都未曾想过的目标。

事实上,饭圈社交似乎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最乐意主动、甚至是积极参与的社交方式,和真实面对面的交流,饭圈社交的成本和门槛也相对较低,只需要有一个兴趣点相通,即可在网上“异地社交”,并且随时随地“合则聚、不合则散”。

娱乐资本论听取了4位有着深度饭圈社交的粉丝故事,其中有近期“刘诗诗粉丝罢工上热搜”事件的参与者,有塌房偶像的受害者,也有虚拟饭圈社交照进现实的“纯爱”故事缔造者……

总之,不可否认,参与饭圈活动,为越来越忙碌与封闭的当代青年在社交机会和方式上,真实有效地“另辟蹊径”了。

“退休”了也能随时为刘诗诗聚在一起

林林:28岁,文娱打工人,北京

林林对于自己是哪一年开始追星记得很清楚,因为正好是玛雅人预言世界末日的2012年,世界当然没有毁灭,而林林遇到了让她热爱多年的刘诗诗。

其实也是到了自己开始工作了,林林才意识到学生真的可以挺清闲的,跟着偶像的步伐走,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生活中。比如林林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就是飞去外地参加刘诗诗的线下活动,两千多块钱的机票她攒零花钱攒了很久;又比如为了刘诗诗能够获得金鹰女神在网上疯狂投票,她至今还记得刘诗诗在金鹰节开幕式晚会上踏鹰而飞的震撼出场,内心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和成就感。

“想为偶像做点什么。”这个想法让林林从散粉逐步成长,认识了前辈粉丝,自己也结识了不少饭圈大神,乐乐呵呵地和粉丝小伙伴们追星到了大学毕业之后,工作让她开始疲惫,无暇顾及过多饭圈事务,于是学会慢慢卸下一些不知不觉就背上身的饭圈责任,恢复散粉心态,她自己戏称现在是老粉的“退休生活”,不做数据不控评不投票,能做的就是有了代言商务,购买一下表示支持,只不过没想到“退休”多年,还会遇到让自己情绪激动的事情。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2)

“我竟然已经喜欢刘诗诗十年了,真是十年了都没这么无语过。”林林向娱乐资本论说起最近被迫“出山”,显然还是怒气未平。事关刘诗诗时隔两年半终于又再进组拍戏,出演原创武侠大女主剧《一念关山》,本该开心,但剧方官博发布群像海报之后,当条微博下以评论形式发布单人海报,引发争议。

“官宣时刘诗诗单独一行,发布群像海报时却和别人并列一行;官博又在评论区里发布单人海报真是活久见,从业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不专业的!而且群像海报只要不点开看大图,刘诗诗的位置并非视觉焦点C位,众所周知微博图片是可以设置焦点,怎么会有这么多骚操作?太不专业了!”

一些沉寂已久的刘诗诗老粉群又重新热闹起来,三家官方粉丝后援会与几家粉丝站同一天“数据罢工”,直接将#刘诗诗吧刘诗诗微吧宣布暂停营业# #刘诗诗数据站暂停对一念关山宣传#的词条送上热搜,最后迫使刘诗诗工作室发布微博回应此事以安抚粉丝。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3)

如此一致的行为,就好像回到刘诗诗结婚之前举办生日会那次一样,熟悉的粉丝都站在一起,努力为喜欢的人出一份力。

林林深知刘诗诗出道已久,所以要说自家粉圈的粉丝整体年纪,都以成熟的打工人为主,网上联络也早不如其他学生为主的粉丝群热闹,不过这次事件让林林深感这个粉圈“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的状态,以后再回想起来,应该还会激动。

“前段时间和客户开会,在微信群看见对方头像是刘诗诗,后来我特别带了点周边小礼物送她。虽然粉丝身份结交的朋友不会像我和现实中的朋友那么热络,但是一旦有了这一重身份,还是莫名地有种老乡的亲切感,应该就是喜欢同一个人带来的深深的认同感吧。”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4)

李易峰成了心里一根刺,但交到的朋友是真实的

阿云:24岁,考公后备役,长沙

今年24岁的阿云算是生在一个比较好的偶像,初中开始追星,即使不像很多追星女孩一样启蒙于韩国明星,但国内影视圈、畅销小说作家圈以及一线卫视每年大小选秀节目,都能为她提供充分的追星空间。

对于自己的追星记忆,阿云最早可以想起自己初中喜欢过的RTA少年组,由徐浩、左溢、刘俊麟、朱元冰四个人组成,在湖南卫视的《少年进化论》担任主持人。后来高中的时候《古剑奇谭》大火,她和很多同学朋友一样,因此喜欢上了饰演百里屠苏的李易峰。

阿云高中时在新疆的偏远地方读书,线下追星基本无望,业余生活也很无聊,所以QQ是她主要的追星社交工具,比如加入新疆地区的后援会QQ群,也在其中认识了关系很好的朋友小仓,2015年后的三年左右时间,QQ、微信甚至互通邮件,联系都是很紧密的,聊李易峰也好,聊自己的事也好。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5)

“但是再后来,因为我去了长沙读大学,不知道是换了生活环境、大学开始忙别的事情了,还是交到了新的朋友,总之和小仓自然地疏离了。”当阿云意识到曾经很亲近的朋友也会“走散”的时候,她还是会感觉遗憾的,只是她没办法控制,也不知道究竟是对方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

不过人生就是这样,有的人中途分别,又会有新的朋友进入自己的生活。到长沙读大学的阿云,在这里又交到了一些新朋友。

“有一天在从宿舍到教学楼的路上,我突然被一位同学叫住了,她叫出了我在网络上用的网名,我本能地回应了,然后才觉得很奇怪,一位看起来并不认识的同学叫了我的网名。”接着是一番线下“认亲”的戏码,原来这位同学小夏和自己同在一个李易峰长沙后援会粉丝QQ群里,当时完全不知道是否有过交流,毕竟阿云加过很多QQ群,大型QQ群甚至有上千人,她只知道两人之间有共同更为熟悉的朋友,仅此而已。

没过多久,她们又在聊李易峰时一起聊到过往的追星经历,发现了两人共同出没于两三个李易峰的活动,都是存在于同一个空间,但没有过交流。至于几乎没有任何交流的人,是怎么在现实中的一个擦肩就认出对方,阿云至今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我在现实中一直不是一个会去主动和别人建立联系、交朋友的人,但在网上就不一样,我其实话很密、很有分享欲,随便一件事情就希望和身边所有朋友都说一遍,所以因为饭圈认识了很多朋友也很高兴,让我不至于把事情闷在心里面,多了很多听我分享的小姐妹。”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6)

现在阿云跟小夏还是很好的朋友,但李易峰却因为违法行为而偶像失格。阿云其实很庆幸自己在三四年前就已经“脱粉”,早在2016年她就因为李易峰肇事逃逸而对这个人产生了逐渐失望的感受。现在她对李易峰早已没有任何感觉,但是作为热点去关注这件事情,她在李易峰超话里看见很多追星女孩失望、绝望的发言,还是会对感同身受。

阿云笑言小时候因为分享欲,和很多亲朋好友说了自己喜欢李易峰的事情,现在难免会被冷嘲热讽,李易峰成了自己心中的一根刺,但自己曾经全力喜欢过一个人并从中得到的快乐是真实的,因为李易峰有了很多好朋友也是真实的,所以绝对不会因噎废食,如果有了新的偶像,还是会全力去喜欢。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7)

感谢“饭圈刺客”让自己提前成长

张笑笑:32岁,广告人,武汉

追星超过15年的张笑笑已过而立,但谈及饭圈时,她直言见过不少比自己更为年长的朋友在饭圈里和年轻人成了忘年交,有的阿姨粉和妈妈粉确实与称呼适龄,自己小时候甚至在偶像饭圈里见过带孩子一起追星的。当时张笑笑幻想过自己未来会不会也成了这样的妈妈粉,只不过两次饭圈经历之后,她发誓:“此生绝不入饭圈。”

十五年前张笑笑在高中的时候爱上了某位香港女演员,虽说为人熟知,但韩娱兴盛时,狂热喜欢香港演员的同好并不多,第一次有了想要亲眼见见自己偶像的想法之后,张笑笑和网上认识的以为同城粉丝小高线下“面基”了。

小高比张笑笑大几岁,当时在读大学,成熟的小高很快成了张笑笑的依靠。毕竟张笑笑第一次“混圈”,线下追星、买官方周边、网上找资源都不熟练,大部分都来源于小高的“帮助”,只是其中一些“帮助”不乏虚高的价格,小高的说法是增加了“人力运费”。

张笑笑虽然觉得不合理,却不敢反驳,因为如果不是小高,她甚至连追星都困难,她因此被闺蜜吐槽是“追星冤大头”。现在回想起来,张笑笑无奈表示,如果单纯是为自己当时的懦弱交学费也就罢了,可是当时自己确实希望在这个粉丝数量并不多的饭圈里交到真正的同好朋友,到头来自己更像是被PUA的冤大头,实在有些无奈。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8)

更无奈的是,“交学费”之外,张笑笑很快在之后加入的另一个饭圈中学到了更为此生难忘的东西。

经过高中的追星经验,张笑笑很快进阶为成熟粉丝,大学时喜欢了某个港台偶像组合她从一个小众饭圈进入到一个热闹人多的大饭圈,同好有很多,同城也有不少,加入官方认证的粉丝后援会让她有一种学校里都不曾有的集体荣誉感。更巧的是,本省后援会的分会长冰冰是张笑笑的同校学姐,双重关系让张笑笑对冰冰更是无条件的信任。

大学并不密集的课程安排让张笑笑有了很多自由的时间实现线下追星,她几乎一两个月就会去一次偶像的活动,很快她就成了分会里小有名气的“死忠”粉丝,几乎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活动。分会长冰冰参与活动并不多,张笑笑每次临行前都会从冰冰那里接收分会的灯牌、手副、横幅等装备,冰冰希望她可以带着整个分会的荣誉参与活动,让偶像可以看见分会的应援,替自己的分会“争光”。

在学习中一直不上不下、在生活中也安静内向的张笑笑,人生中鲜有这样被看重并赋予责任的机会,使命感令她遵循分会长冰冰的话,在每一次的活动中努力把分会应援装备放在偶像可以看见的显眼位置,同时将返图给到冰冰,作为应援分会记录存档。

而在某一次如常参加完活动之后,张笑笑拖着疲惫的身体在返程的火车上刷着手机,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被全国后援总会的管理组通报警告,理由是在活动中过分凸显地域应援,有分裂应援会的行为存在。她错愕羞愤之余找到分会长冰冰,冰冰却只让她忍一忍,这是管理层的决定。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听分会长的话,甚至很多次以个人名义和偶像交流的机会都放弃了,就为了凸显分会,最后反而自己拿到一张后援会黄牌,在饭圈落得个虚荣的头衔,甚至连解释和对质的机会都没有。”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9)

有一位和冰冰关系不错的朋友私下里告诉了张笑笑,这一切都源于分会长冰冰的“两面三刀”,是冰冰希望以分会长名义出风头,在受到管理层质问的时候将所有责任推给了张笑笑了,冰冰也就是看准了张笑笑并不认识后援会管理层,就算主动去找管理层也不被理会。

后来张笑笑想,这就是所谓的“欺上瞒下”吧,在自己尚未走出校园、踏足社会的时候,就又一次在被称为“饭圈”的小社会里提前感受到了社交的残酷,那种在偌大的饭圈里“社死”和委屈的感觉,她至今都还记得。

自那之后,张笑笑认定了一个道理,就算追星,也不指望任何一个人帮助你,一旦形成依赖,就很难形成平等的氛围,如今张笑笑在广告行业有很多工作机会接触到偶像,“独立追星”是她的理念,不伤害他人,也绝不再被伤害。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10)

饭圈交友是内向人的唯一“社交绿洲”

徐婕:30岁,游戏行业,日本

很多追星人的饭圈社交都有偶像的参与,但当徐婕回忆自己饭圈最难忘一段交友经历时,似乎不太一样。徐婕笑言是“一些年轻时犯的错”,更像是普通年轻人的恋爱经验。

徐婕进入饭圈的途径走的是大部分追星人都会遵循的模式化流程,就是喜欢了偶像之后去社交平台找寻一些同好,如果有同城组织,就可以一起聚会“面基”。徐婕喜欢的是十二年前正值上升期的日本女子偶像团体AKB48,就饭圈特征来说,男性粉丝占比更大。

当时还在杭州读书的徐婕,在贴吧上搜到本地粉丝组织的QQ群那一天,群里的朋友都表示“择日不如撞日,趁着假期出来聚会吧”,还是唱歌吃饭的那一套,而徐婕认识了同校区的男性校友小包。

大概是十一年前的冬天了,徐婕还记得恰好是AKB48最红的全盛期,粉丝见面唱歌开心玩到挺晚,自己和小包一路同行,下了地铁之后是大学城特有文化的拼车返校,那个时候两人都还很拘谨,话也不多。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11)

“其实我们学校校区很大,我和小包虽然在同一个校区,但属实也是异地了,在网上可以正常聊天,但私下并没有什么机会见面。至于究竟是怎么熟络起来的?就要谢谢包邮区的冬天真的很冷……”

因为教室和宿舍都没有空调,徐婕决定去学校附近的麦当劳“蹭”暖气学习,一个人很寂寞,小包主动提出“下次喊上我跟你一起去”,两个人单独交往的机会由此变多。虽然两人在AKB48里最喜欢的成员并不一样,但当时的两人都是博爱派,话题可以围绕着AKB48的一切展开。年龄相差半个月的两人,就在一次次麦当劳约会里感情升温,话题也渐渐从AKB48延展到更多生活或者其他爱好的方面。

从饭圈情谊变成了校园恋情并不是徐婕觉得最神奇的地方,她觉得这段恋爱单纯的氛围更是有趣,因为两个人明明经常在学校里牵手逛马路,但完全没有被认识的同学遇见过,所以徐婕的室友完全不知道她恋爱了,对象还在本校。而这段恋情在二人的饭圈里似乎也很隐秘,除了徐婕的女性粉丝友人之外,大部分男性粉丝看起来更专注在女偶像的问题上,对现实中身边人的八卦并不太在意。

这或许就是“宅男”和“现充”的区别,徐婕寻思这样很嚣张地在学校里正大光明恋爱,也挺轻松。

然而恋爱最初的发起方是小包,提出结束的发起方依然是小包,没有狗血的原因,单纯因为感情淡了。徐婕不想结束,她找过很多方法挽回,或者试图去理解小包的想法,比如是不是小包当时“爬墙”了SNH48,徐婕会跟着去尝试喜欢这个团体,甚至对小包最喜欢的成员产生过情敌一般的敌意。

rta成员 RTA成员应援口号(图12)

当徐婕意识到事情最终无法挽回的时候,她也就释怀了,现在都是可以笑着面对的“年轻时的回忆”。大学毕业后的徐婕选择去日本深造,如今留在日本工作和生活,恋爱不是没有再尝试过,不过相处过的男性没有再像小包那样会主动地、温暖地在聊天中带动舒服的氛围。

徐婕自认并非“社牛”,是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娱乐得很开心的“阿宅”,现实的社交依赖并不强。不过唯一不一样的场景就是“饭圈”,有着同一娱乐爱好和共同偶像的人形成的圈子里,对徐婕来说更像是一处“社交绿洲”,身处其中的自己可以自然而然打破尴尬的壁垒,恋爱也好,成为闺蜜也好,总之可以肯定的是,徐婕现在关系亲密的好友大多都是结交多年的“饭圈旧友”。



相关rta成员的扩展:
RTA成员详细资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1357465.htm

我知道有点不道德,但是要是全复上来的话,也没有分类,你找起来也不方便。

但如果手机无力打开网站的话,我再帮你全复上来

今天rta成员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后,是否找到相关RTA成员应援口号的答案,想了解更多,请关注www.colorweekly.com可乐生活网站。

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colorweekly.com/yl/471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